第十二章 源食

內殿中,氣氛有些壓抑,周擎面色陰沉,眼中有著殺意涌動,顯然齊王的所作所為,讓得他滿肚子的殺心。

不過,最終周擎還是咬牙切齒的收斂了殺意,因為如今的齊王實力同樣強橫,而且還有著大武王朝暗中支持,如果直接是明刀明槍的開戰,就算能贏,他們大周這些年的休養生息就白費了,到時候內憂外患,很有可能會徹底滅國。

齊王必須除,但卻得一步步的來,現在的大周,禁不起太大的動蕩。

周擎深吸一口氣,緩緩的道:“府試還有半年的時間,這一次,誰最有機會奪得府魁?”

楚天陽沉默了一下,道:“這一屆的大周府中,倒是出了一些不錯的苗子,不過其中最出色的,恐怕要當屬乙院的齊岳,現在的他,已經開第六脈了。”

“齊岳…”周擎面龐看不出喜怒,聲音低沉的道:“這齊王的兩個兒子,還真是人才啊。”

齊王有二子,而齊岳排名老二。

“那這樣看來,這次的府試,第一恐怕就得落在這齊岳手中了?”

楚天陽聞言,微微沉吟,道:“這倒也不是絕對,我們大周府還有著一個比齊岳更優秀的天才,如果她能夠進入到甲院,半年之后,未必不能與齊岳爭斗。”

“哦?”周擎一怔,大周府中還有比齊岳更優秀的學員?

楚天陽一笑,然后看向一旁的周元,笑瞇瞇的道:“王上莫非忘了殿下的那位小女友,蘇幼微么?”

聽到楚天陽這調侃的笑聲,周元也是有些尷尬,臉微紅的道:“幼微是我的朋友,可不是什么小女友。”

周擎此時也是明白了過來,恍然的道:“你說的是那個由元兒推舉進入大周府的小女孩吧?我倒是聽說了,她進入大周府不過一個月,就開了第一脈。”

楚天陽點點頭,道:“嗯,她叫蘇幼微,不過現在的她,已經開了第三脈,雖說她進府稍微晚一點,不過此次大考,必能名列前茅。”

“已經開三脈了嗎?”周擎驚嘆了一聲,這個速度,的確相當之快了,若是持續下去,說不定再有一年就能夠八脈齊開,進入養氣境。

這個名叫蘇幼微的小女孩,的確是相當有天賦,未來前途無量。

“看來元兒倒是為我們大周,挖掘出了一個天才。”周擎沖著周元笑道。

楚天陽也是笑了笑,旋即又是有點憂慮的道:“但據我得到的消息,那齊岳也是在接觸蘇幼微,似乎想要將其拉攏,如果真被他得逞,恐怕蘇幼微通過大考,就會加入乙院。”

他看向周元,笑道:“所以我此次來,也是想要請殿下幫忙,至少幫我們甲院,穩住一下蘇幼微。”

周元聞言,眼神忽的凌厲了一些,這個齊岳,竟然敢將主意打到幼微身上去,他對于蘇幼微倒是相當的相信,齊岳是不可能將其拉攏的,但他擔心齊岳會對蘇幼微使絆子。

“殿下放心,我早安排了人暗中保護蘇幼微,不會讓她受到傷害。”似是知曉周元在想什么,楚天陽笑了笑,道。

周元這才微松一口氣,輕輕點頭:“府主也不用擔心,大考過后,我和幼微都會進入甲院。”

楚天陽這才點頭,笑道:“只要殿下能夠將蘇幼微帶進甲院,那我也可以破一下規矩,讓殿下也進入甲院。”

按照規矩,進入甲院必須大考前十才有資格,而周元以往一脈未開,雖說在源紋上有點造詣,但恐怕依舊不足以進入前十,所以在楚天陽看來,周元想要進入甲院,那還是必須走一些特殊程序的。

“能夠讓視規矩如天的你都做出讓步,看來你對蘇幼微真的很看好。”周擎忍不住的笑了起來,道。

周元瞧著楚天陽,也是一笑:“能夠讓府主這么看重,倒是幼微的幸運,不過至于我的話,倒也不必讓府主為難的破規矩開后門,我會盡全力去爭取大考前十的。”

如果說是之前,他無法開脈的情況下,除了依靠源紋,或許他還真是沒有太大的辦法,但如今他八脈已現,可以正式開脈修行,那他自然不會再擔心追不上那些人。

楚天陽聽得此話,還當是周元少年性子要撐面子,然后就打算再勸說一下。

“呵呵,就讓他去試試吧。”周擎沖著楚天陽擺了擺手,然后笑了笑,道:“元兒八脈已現,可以正式修行了。”

楚天陽聞言,頓時一驚,然后臉龐上也是有著喜色忍不住的涌出來,抱拳道:“原來如此,那就恭喜王上,恭喜殿下了。”

他此時方才明白,為何周擎今日如此高興,原來是困擾周元多年的修行問題,終于是解決了。

“那我這甲院,就隨時等著殿下的大駕了,呵呵,說不得半年后的府試,殿下也能夠為我甲院爭一些光彩。”楚天陽笑道。

當然,他這話,多是捧場之意,畢竟在他看來周元如今雖然能夠開脈修行,但畢竟還是晚了旁人一些時間,所以至少在這短短半年內,怕是不太可能與大周府那些頂尖的學員爭鋒了。

而在確定了蘇幼微的事情后,楚天陽顯然是放心了不少,再度與周擎談了一些事后,便是告退而去。

“如今你八脈已現,明日就開始準備修煉吧。”望著楚天陽離去,周擎也是看向周元,說道。

“好!”

周元輕輕點頭,略顯清瘦的稚嫩臉龐雖然平靜,但那雙眸中,卻是有著火焰燃燒起來,充滿著迫不及待。

翌日。

大桌之前,周元,夭夭抱著吞吞坐于右側,而在那左側,便是周擎與秦玉。

桌上,一個約莫臉盆大小的瓷碗擺在了周元的面前,其中盛滿了褐色的湯汁,隱隱間有著點點光芒浮現,濃郁的香味自其中升騰而起,光是吸上一口,就讓人臉龐漲紅。

“這是九獸湯,以九種一品源獸熬制而成,互相中和,對于你這種初修者而言,乃是大補之物,以往的你無法開脈,所以不能吃源獸肉,免得身體承受不住,而現在,就可以了。”周擎對著周元笑道。

周元點點頭,他知道,眼前這九獸湯,乃是他們皇室的秘方,這么一碗,可是價值不菲,尋常人家,怕是半年的開銷都抵不過。

而所謂的修煉資源,便是如此。

“另外以后普通的米飯,你也不要吃了。”周擎手掌一揮,便是有著侍女端上一個銀碗,銀碗之中,是一碗米飯。

只不過,這一碗米飯,卻是晶瑩剔透,每一顆都是相同的飽滿程度,小小的米身之上,隱約可見神奇的紋路,散發著極為溫和的源氣波動。

“這是玄晶米,乃是二品源食,其中蘊含著極為溫和的純凈源氣,容易吸收,長久食用,能夠加快開脈速度。”

“這就是玄晶米啊…”周元好奇的望著這一碗猶如水晶般的米飯,對于這所謂的玄晶米,他早已是有所耳聞,因為這基本算是他們大周王朝的戰略資源。

這種玄晶米,或許從藥效上來說,比不過之前的九獸湯,但玄晶米勝在溫和,并且長久食用能夠改善體質,加快開脈速度。

因此,玄晶米的栽植,一直都掌握在皇室的手中,用來獎賞有功之人,籠絡人心。

所以,莫看這玄晶米只是二品源食,可因其特效的緣故,論起價值,可謂是難以形容。

周擎望著眼睛放光的周元,也是忍不住的一笑,他知道以前的周元就覬覦這玄晶米,不過那時候他八脈未現,所以也無法食用。

“原本我大周皇室中,曾有著四品源食“血蛟青稞”,其效果更是強橫,長期服用,甚至能夠強化肉身,生長出血蛟鱗,具有強大的防御力。”周擎感嘆道。

“四品源食,血蛟青稞?”周元舔了舔嘴唇,這二品的玄晶米就已經很厲害了,不知道那四品的血蛟青稞又會多強。

周擎點點頭,旋即神色又是黯淡下來,道:“可惜當年大武之亂,我大周皇室的這些戰略寶貝,都是被武王奪走了。”

周元一怔,旋即忍不住的咬牙切齒,這該死的武王,真是將原本屬于他們大周的寶貝搶了一個干凈。

“你先吃吧,吃完就準備去修煉。”周擎收斂了情緒,對著周元說道。

周元用力的點點頭,那武王雖然可恨,但他現在要做的,就是努力的吃,然后努力的修煉,唯有當他變得強大起來,才能夠將他們大周失去的東西,再奪回來。

在夭夭的面前,同樣是有著一碗九獸湯以及玄晶米飯。

“夭夭,你可以試試喜歡不喜歡吃,若是喜歡,以后也常給你做。”秦玉望著夭夭,溫婉的笑道。

夭夭能夠感受到秦玉的善意,也是螓首微點,輕輕喝了一口九獸湯,不過看上去她對這種大補的獸湯興趣不大,反而是端起那玄晶米飯,小口小口的吃著。

“嗚。”

而在她懷中的吞吞,則是眼巴巴的望著她,搖晃著尾巴,發出嗚嗚的可憐聲音。

夭夭看了它一眼,想了想,就把九獸湯端了過來。

“呃,夭夭,九獸湯藥力太強,尋常寵物可吃不…”周擎見狀,則是笑著出聲道。

嗷!

然而他聲音尚還未曾落下,便是見到吞吞猛的張開嘴巴,一口就將那九獸湯連湯帶碗,吞進大嘴之中。

一口吞了九獸湯,吞吞打了一個嗝,爪子拍了拍肚子,瞇起眼睛,似是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。

周擎望著毫無感覺的吞吞,不由得一臉的驚愕。

“父王,吞吞乃是異獸,并不尋常。”望著這一幕,周元不由得好笑道。

這吞吞連巨石都能兩三口吞得干干凈凈,更何況一碗九獸湯。

周擎只能苦笑著點點頭,然后拿起旁邊的玉瓶,給自己斟了一碗猶如翡翠般的酒水,濃濃的酒香散發出來。

這酒香擴散,一直都只是安靜吃著玄晶米飯的夭夭柳眉忽的輕輕一挑,然后那清澈明眸便是看向周擎。

“這個,能分我一些嗎?”周元,秦玉都是驚愕的望著夭夭,此時的她,那素來都淡然的精致俏臉,第一次出現了強烈的興趣。

周擎也是愣了愣,特別是當他瞧得秦玉投來埋怨他在小輩面前胡亂酗酒的目光時,更為尷尬,道:“這是翡翠釀,是烈酒,不適合小姑娘喝。”

不過夭夭依舊是用明亮清澈的眸子堅持的盯著,這讓得周擎苦笑一聲,然后讓侍女將一瓶翡翠釀放到了夭夭面前。

夭夭素手握住酒瓶,微微仰首,露出那如天鵝般白皙修長的脖頸,直接是將那翡翠釀灌了一大口,頓時間,那光潔如玉般的俏臉上,就飛上一抹緋紅。

“好喝。”夭夭輕笑出聲,笑聲宛如銀鈴般動人。

秦玉剮了周擎一眼,周擎摸了摸鼻子,悶頭喝酒,他也沒想到這個神秘少女,總是一副對什么都不感興趣的模樣,卻會喜歡喝酒。

一旁的周元倒是饒有興致,喝酒時候的夭夭,無疑更為的顯得驚艷,同時也顯得更為的生動。

將一瓶翡翠釀喝得干凈,夭夭那清澈的眸子也是變得水潤了許多,她輕笑一聲,在袖中輕輕一摸,然后便是有著一道微光射出,落在了秦玉的面前。

“秦姨,我看你氣息虛弱,應該是身子大損,這點小東西,就當做是我的酒錢吧。”夭夭微笑道。

那道光芒漸漸的散去,最后化為了一朵不過巴掌大小的青翠蓮花,蓮花中,有著八枚蓮子閃爍著青光,猶如翡翠雕琢。

“這是?”秦玉怔怔的望著那一朵青翠蓮花。

周擎看來,面色倒是忍不住的一變,驚訝的道:“這是青玉蓮子,乃是罕見的源材,能夠調養精氣,滋潤肉身。”

周擎神色復雜,道:“此物對于你而言,倒是作用極大,你身子太虛,這青玉蓮子能夠助你鎖住流失的精氣。”

這青玉蓮子頗為罕見,就算是他們大周皇室寶庫中,都不多見。

秦玉聞言,連忙搖頭:“夭夭,一瓶翡翠釀,可不值這個。”

夭夭只是抿嘴笑笑,然后抱起吞吞,悠悠的走了出去,留下桌上大眼瞪小眼的三人。

周元撓了撓頭,道:“母后你就先收下吧,以后再找機會補償夭夭姐。”

對于夭夭這舉動,他心中也是頗為的感激,畢竟他知道,秦玉身體會這么虛弱,完全是因為他的原因。

秦玉與周擎對視一眼,也只得點點頭,只是心中對夭夭倒是更多了一些喜愛。

周元笑了笑,然后端起那九獸湯,直接就送到嘴前,咕嚕咕嚕,喉嚨滾動,將其中的湯汁喝得一滴不剩。

喝完九獸湯,他又端起玄晶米飯,兩三口就嚼碎,吞進肚內。

“好吃!”周元贊道,這玄晶米飽滿柔潤,粒粒生香。

呼。

數分鐘后,周元將碗放下,長長的吐了一口氣,只見得那氣息都是猶如一道白霧,飄他的面前,而他的面龐,更是在此時變得漲紅起來,身體仿佛火爐一般,有著熾熱的氣息在四處的流動。

感受著體內那一股股熾熱的氣息,周元舔了舔嘴巴,眼神火熱,接下來,他終于要正式開始修煉了!


本站網址:http://www.mhdzko.tw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