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文武

“文武?”

周元雙目睜開,眼中閃爍著精光,在這一瞬間,他已經明白了過來,為何蒼淵會說這天元筆,既是源兵,又是源紋筆了。

只因這一道名為“文武”的源紋,賦予了天元筆的兩種形態。

“武形態!”

周元手握天元筆,心念一動,發出輕喝之聲。

嗡!

強烈的光芒在此時自天元筆上爆發出來,再然后,周元便是目露奇光的見到,手中那不過尺許左右的天元筆,竟是在這一瞬陡然膨脹起來。

短短不過數息,一只約莫丈許左右的粗重黑筆,便是出現在了周元手中,這黑筆幾乎于周元等高,筆身斑駁,閃爍著淡淡光澤。

特別是那筆尖處,原本柔軟的雪白毫毛,在此時一根根的緊緊.合攏,同時閃爍著森寒光澤,看上去,猶如一柄鋒利尖銳的槍尖。

“好重的份量!”

周元望著手中這顯得有點巨型的黑筆,那重量不輕,壓得他雙臂都是有些下沉。

“試試威力。”

周元出屋,走入寬敞的庭院中,心念一動,手中的天元筆就微微震動,頓時天地間的源氣泛起波動,悄然的涌入天元筆中。

所謂源兵,便是能夠吸取天地源氣,爆發出強大的威能。

而隨著源氣的涌入,天元筆筆身上,漸漸泛起光芒,特別是那由雪白毫毛所合攏而成筆尖處,更是隱隱可見光芒伸縮不定,鋒芒凌厲。

周元手握筆端,猶如手持著一柄重槍,陡然揮舞,他未曾使用過如此怪異的武器,自然是顯得有些生澀,不過力道倒是不弱,所以當筆影呼嘯時,看上去也算是虎虎生風。

嗤!

筆影陡然一轉,猛的對著一旁的銅鼎暴刺而去,頓時一聲清脆聲響起,只見得筆尖直接是穿透了銅鼎,自另外一邊冒出。

“不錯,夠鋒銳。”周元見狀,眉頭微挑,這種鋒利程度,就算是開了兩脈的身體素質,都會被輕易的撕裂。

“應該算是勉強達到了中品源兵的層次。”

周元對此微感滿意,如果繼續溫養下去,讓得天元筆不斷的吸收獸魂,想來要不了太久,就能夠達到玄源兵的層次。

“以筆做武器,倒是有些奇兵利刃的意思,不過雖說是筆,但卻與長槍共通,日后倒是可以學習一些槍法。”周元自語道。

他盯著天元筆的目光,變得火熱了一些,這才第一道源紋,就有了這般變化,真不知道當九道古老源紋盡數恢復時,天元筆將會何等厲害。

再度揮舞了一下武形態的源紋筆,周元方才盡興,然后心念一動:“文形態!”

約莫人高的天元筆陡然縮小,化為尺許左右,落在周元的掌心中,那先前還鋒銳得足以洞穿精鐵的筆尖,在此時卻是變得柔軟下來,毫毛輕輕擺動。

周元指尖輕彈,天元筆就在掌心中靈活的轉了一圈,在那柔軟的筆尖,有著光芒浮現。

這種形態的天元筆,便是源紋筆,可用來刻畫源紋。

“好神奇的文武源紋。”周元贊嘆道,這種能夠將一件物品的形態進行改變,可絕不是尋常源紋能夠做到的,這名為“文武”的源紋,品級必然極高。

“終于把天元筆第一紋激活了嗎?”

而就在庭院中的周元饒有興致的不斷變換著兩種形態時,一道略有些驚訝的聲音傳來,周元抬頭,便是見到庭院外亭亭玉立的夭夭。

在她的腳邊,吞吞吭哧吭哧的緊跟著。

“嗯,剛剛成的。”周元點了點頭,天元筆化為文形態落在他的掌心,有些殷切的道:“夭夭姐,我的源紋筆也有了,什么時候教我源紋啊?”

夭夭蓮步輕移,緩步而來,走到周元面前,伸出雪白的玉手。

周元見狀,嘴角扯了扯,只得吩咐一旁的侍女,然后遞過來一個玉瓶:“這是赤虎酒,非常烈,我從父王私庫里面偷出來的。”

夭夭接過玉瓶,仰起猶如天鵝般的修長脖頸,輕輕的抿了一口,頓時那俏臉上就有著一抹紅霞浮現,她美眸亮晶晶的道:“還不錯,沒敷衍我。”

看得出來,她對周元找來的美酒很滿意。

周元見狀,也是微松一口氣,剛欲說話,感覺褲腿被扯了扯,低頭一看,只見得吞吞正咬了咬他的褲腳,然后吐著舌頭,伸出爪子。

“跟你主子一個德行!”

周元眼角跳了跳,暗罵一聲,但還是只能吩咐侍女端來一盤源獸肉干,放在腳邊。

吞吞見狀,這才放過周元,心滿意足的趴下去,一口一塊,瞇著眼睛享受著那美味的源獸肉干。

周元也是蹲下來,摸著吞吞渾身柔軟的毛,狠狠的擼了兩把,而對于他的舉動,吞吞只是掃了一眼,看在源獸肉干的份上,就沒理會這個對它大不敬的家伙。

“好吧,今天就開始教你學習一品源紋。”

在喝了幾口赤虎酒后,夭夭也是滿意的螓首一點,然后走入石亭,石桌上此時已是擺放好了練習源紋的玉板。

夭夭俏立在石桌前,瞥了周元一眼,道:“我先寫,你看。”

她修長玉手一握,只見得一支青色的纖細源紋筆就出現在了其手中,這支源紋筆隱有青光,光芒中竟是有著諸多光紋浮現,顯得極為的神異。

周元看得心頭微動,夭夭這支源紋筆,顯然也并不普通。

夭夭握住源紋筆,俏臉頓時變得認真起來,一股不一樣的氣勢自其身上散發出來,筆尖輕落在玉板上,然后筆隨心動。

周元站在一旁,瞧得夭夭那輕輕劃動的玉手,頓時心中忍不住的一贊:“好漂亮的手。”

夭夭的小手,纖細而修長,泛著玉光,漂亮得足以讓人移不開目光。

不過他也不敢多瞧,很快就將目光落在玉板上。

而待得夭夭最后一筆落下時,玉板上頓時有著光芒涌現,只見得一道復雜的源紋躍于其上,隱約間,?仿佛有著虎嘯聲傳出。

“此為虎嘯紋,一品源紋,可刻畫于咽喉處,一經催動,可爆發出虎嘯音波,若是近距離爆發,可以控敵。”夭夭淡淡的道。

“音波源紋?”周元微驚,這種類型的源紋,可是頗為的少見,關鍵時刻足以救命甚至扭轉戰局。

“你仔細看看,這道源紋有多少道源痕?”夭夭隨意的說道。

周元一聽,就知道夭夭這是要考校他的源紋功底,畢竟品質再高的源紋,都是由大大小小各種源痕組合而成,而辨認源痕,就是學習源紋的基本功。

周元仔細的看著玉板上的那一道“虎嘯紋”,片刻后,緩緩的道:“我看出了四百三十七道。”

之前周元學習的入門級源紋,都只有百來道,而這一品源紋,卻是足足四倍之多。

夭夭螓首微點,道:“準確的說,有四百四十八道,不過你能看出四百三十七道,足以說明你功底還不錯。”

“接下來這些天,你就按照“虎嘯紋”模擬,將這道一品源紋,徹底掌握。”

周元聞言,眼中有著躍躍欲試的神采涌現出來,若是能夠習會這一品源紋,對于他的實力提升有很大的幫助。

眼下大考在即,他想要進入大考前十,那就得擁有著抗衡開四脈的實力,所以,任何增加實力的方法,他都要盡可能的把握。


本站網址:http://www.mhdzko.tw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