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兩百六十二章 夭夭出手

清悅冷淡的聲音,從那百香樓大門口處傳來,直接是讓得樓內一片安靜,諸多目光投射而去,然后也是凝固在了門口那道宛如月宮仙子般的倩影身上,無法移開。

所有人的目光中,都是掠過一抹濃濃的驚艷之色。

趙鯤,喬修等人也是目不轉睛,甚至連那宋婉溪一個女子,都是忍不住有些羨慕的低聲道:“好漂亮啊!”

他們自然是認了出來,出現在百香樓門口的,正是夭夭。

不過,讓得他們苦笑的是,夭夭所說的話,可不像是能夠平息爭端的…

“小夭師妹也太剽悍了。”趙鯤苦笑道,以那陸玄音的性子,夭夭此話一出,今日的事情,恐怕就真是無法善了了。

“娘的,還怕他們不成,我就不信,他一個內山弟子,能夠肆意的欺壓外山弟子。”喬修咬著牙道。

其他人也是紛紛點頭。

倒是周元,神色平靜的一笑,他先前面對著陸玄音的咄咄逼人,并不顯得驚慌,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為在他來之前,也特地讓沈萬金去請了夭夭。

當然他的目的,只是想讓夭夭也來熱鬧一下,而在這里遇見了陸玄音挑事,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“既然夭夭姐正好趕來,就不需要我們多事了。”周元說道,他盯著眾人,嘴角的笑容有些神秘。

趙鯤他們面面相覷,不明所以,他們從未見過夭夭出手,而后者平日里連源山修煉都不怎么去,就縮在小樓中研習源紋,所以在很多弟子眼中,夭夭行蹤極為的神秘。

因此,他們也無法推測出夭夭實力究竟如何,所以就連那外山十大弟子的排名,都未曾算上過夭夭。

但不管如何,眼前的陸玄音可是內山金帶弟子,實力起碼都達到了太初境六重天以上,如此實力,根本不是他們這些剛剛進入蒼玄宗的外山弟子能夠相比的。

而夭夭再怎么厲害,總不可能跟陸玄音扳手腕吧?

所以對于周元表現出來的淡然,他們都感到有些忐忑。

門口處的夭夭,則是在此時緩步走了進來,徑直來到了周元他們這邊,那清冷的眸子,率先就掃向周元,玉手撫摸著懷中的吞吞,道:“就知道請我過來沒好事。”

周元趕緊讓出位置,無奈的道:“真的只是想請你來跟大伙聚聚,熱鬧一下,免得你一個人無聊而已。”

夭夭瞥了瞥周元,盯著他看了半晌,這才放過他一般的收回目光,在周元的位置上優雅的坐了下來,那清清冷冷的眸子再一掃,頓時趙鯤,喬修等人都是瞬間老實起來。

氣場實在是太強了。

趙鯤等人一頭冷汗,與陸玄音那種憑借著冷傲帶來的氣場不一樣,眼前的夭夭,讓得他們感覺到一種真正的壓制。

那種壓制,無法言明,但就是感覺似乎不敢觸怒她一般。

而隨著夭夭走入樓中,此時陸風那邊,方才漸漸的回過神來,諸多弟子都是目光不斷的看向夭夭,眼中的驚艷掩飾不住。

甚至連陸風,都是被震了一下,眼帶異色。

唯有回過神來的陸玄音,俏臉陡然變得難看起來,她望著夭夭,眼中掠過一抹嫉色,后者的容顏氣質,竟是讓得她生出了一絲從未有過的自慚形穢。

這種情緒,讓得陸玄音臉色都是一片鐵青。

“一個外山弟子,竟然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詞?”陸玄音冷冷的注視著夭夭,嘴角掀起一抹輕蔑,道:“你確定要接我一劍?我可沒有什么憐香惜玉之心,若是到時候不小心被我劃花了你那漂亮的臉蛋,你可莫要找我尋死覓活。”

“接你一劍?”

夭夭輕撫著吞吞,清清淡淡的掃了那陸玄音一眼,道:“那卻是沒什么意思…”

她伸出素手,握住酒杯,望著杯中的酒釀,漫不經心的道:“這樣吧,我有一道源紋,你若是能夠化解,我便認輸,隨你處置。”

“哦?”陸玄音眸子一凝,盯著夭夭,冷笑道:“還真是自大,在這蒼玄宗內,諸多弟子中,敢跟我說這話的人,可真不多!”

“如何?”夭夭握住酒杯。

陸玄音玉手緩緩的緊握青鋒長劍,譏諷的道:“既然你要自找羞辱,那我自然是要成全你。”

噔!

夭夭手中酒杯,猛的重重一跺桌面,頓時酒釀沖天而起,化為了無數九滴。

夭夭手中出現了一支天元筆,只見得筆尖有著光芒閃爍,仿佛是化為了無數道殘影,帶起諸多玄奧的軌跡,在那半空中勾畫而過。

無數酒滴懸浮,漸漸的,一道仿佛由酒水所化的復雜源紋,便是在夭夭的上方,迅速的成型。

“去。”

夭夭筆尖隨意的一點,只見得那道源紋猛然暴射而出,天地間的源氣都是在此時陡然呼嘯起來,源源不斷的被吸入其中。

酒水源紋在源氣的灌注下,猛然膨脹,最后直接是在那一道道驚駭的目光中,化為了一頭巨大的水龍。

水龍身軀上,遍布著古老復雜的紋路,有著狂暴的龍吟聲,響徹而起。

轟!

水龍咆哮,直接是攜帶著無窮之力,對著那陸玄音沖撞而去。

而陸玄音在那源紋水龍出現的瞬間,面色便是猛然一變,眼中掠過一抹震驚之色,顯然是察覺到了夭夭這道源紋的厲害。

“這個女人…源紋造詣,竟然如此驚人?!”

陸玄音心緒翻滾,面色也是變得極為的凝重。

她玉手緊握長劍,鋒利劍身,猛然出鞘。

鏘!

“秋月劍訣,月芒!”

一道厲喝,陡然自陸玄音嘴中傳出,所有人都是察覺到,劍光掠過,仿佛是有著月光劃過,甚至連空間,都是在劍鋒下微微波動。

一道仿佛月光般的劍氣,帶著一股極端凌冽的寒意,猛然斬下。

面對著那氣勢洶洶的源氣水龍,陸玄音也不敢怠慢,一出手,便是狠招。

嗤啦!

酒樓之中,欄桿盡數的碎裂,斷裂處光滑如鏡。

面對著那一抹如月光般的劍氣,在場的就算是周元,陸風等人都是微微色變,如此一劍,太初境四重天以下的人,恐怕不論如何抵擋,都會被一劍重創。

這陸玄音雖然冷傲,但那實力,也的確無愧于金帶弟子。

在那眾多弟子駭然的目光中,月光般的劍氣掠過,直接是與那咆哮而來的水龍源紋,撞擊到了一起。

嗤啦!

兩者相撞,有著驚人的源氣沖擊波爆發開來。

不過,當劍光過處時,所有人都是見到,那水龍源紋,竟是直接被一劍劈斬開來。

而那劍光掠過,直接是洞穿了樓閣,沒入夜空中消散。

百香樓中,帶著酒香的水氣降落下來。

趙鯤,宋婉溪等人面色微微一變,夭夭的源紋水龍,似乎直接被劈散了,那陸玄音的劍氣,出人意料的凌厲。

看這模樣,兩人的交鋒,顯然還是陸玄音占據了上風。

而陸風那邊的眾人,已是哄然大笑起來,顯然是覺得勝負已分。

陸玄音也是緊握長劍,居高臨下的望著夭夭,唇角的笑容有些玩味,道:“你的源紋造詣雖然不弱,但總歸還擋不住我的劍。”

“你剛才是說,輸了隨我處置嗎?”

望著似乎勝券在握的陸玄音,夭夭的神色,倒是依舊平淡,道:“你似乎以為你已經贏了。”

“不是嗎?”陸玄音冷笑道,還當夭夭是在逞強。

不過,就在她聲音剛落的那一瞬間,其面色陡然一變,因為她見到,那些彌漫的水氣,竟是在此時不知不覺的落到了她的身上。

水氣瞬間凝結,竟是化為了一條條水蛇,水蛇纏繞而來,將她的雙手,雙腳都是緊緊捆縛。

陸玄音體內的源氣瞬間爆發出來,就要震斷這些水蛇,但這些水蛇身軀表面,忽然有著光紋浮現,而陸玄音體內的源氣一碰觸到那些光紋,竟是猶如被封印一般,迅速的退縮回去。

長長的水蛇纏繞住陸玄音的嬌軀,將她雙手雙腿扯開,猶如大字一般的懸掛在半空中。

水蛇勒緊,水氣打濕了衣衫,倒是將那陸玄音玲瓏有致的身材給凸顯了出來。

陸風等眾多圣州本土弟子的大笑聲噶然而止,猶如是被捏住了喉嚨的鴨子一般,他們望著此時被捆縛起來的陸玄音,一個個的面色,變得無比的精彩下來。

他們的眼中,還有著濃濃的難以置信殘留,他們無法想象,身為金帶弟子的陸玄音,竟然會被一個外山弟子輕易的制服。

他們驚恐的目光,投向了那漂亮得不像話的夭夭,身體都是在此時微微顫抖起來。

對于他們那些驚恐的目光,夭夭則是未曾理會,她只是抬起眸子,看向那瘋狂掙扎的陸玄音,清淡的聲音,在樓中響起。

“看來,是你輸了…”


本站網址:http://www.mhdzko.tw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