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黑林山脈

大日升起,日光籠罩了整個大周王宮。

“不錯,真不愧是我周家圣龍,短短時間,竟然就打通了四脈。”膳桌之前,周擎望著正抱著一碗“九獸湯”狂喝的周元,滿臉的欣慰。

周元一口氣將“九獸湯”喝了個干凈,感受著體內升起的熱氣,咂了咂嘴,又是端起一碗“玄晶米”,就著桌上精心烹制的源獸肉,一陣狂刨。

隨著他如今身體素質越來越強,他的食譜中,各種大補的源獸肉也是在不斷的增多,以彌補平日修煉的消耗。

吃得飽飽了,周元方才抬頭沖著周擎一笑,旋即惋惜的搖搖頭,道:“不過現在玉靈瀑對我的效果越來越差了,想要加快打通第五脈,還得想其他的辦法。”

他的開脈難度比常人更高,所以按照普通方法來,恐怕耗時不菲,而他顯然不想這么慢慢的熬。

周擎聞言,也是面露沉吟之色,他如今也已經知曉,周元因為二次開脈的緣故,難度遠比普通人更高。

“想要加快開脈,我倒是有一個法子。”在那一旁,只是安靜吃著玄晶米飯的夭夭,突然出聲道。

“哦?”周元與周擎都是驚訝的看向她。

面對著他們的注視,夭夭俏臉依舊清清淡淡,道:“我會一道名為“三十六獸開脈紋”的源紋,以三十六種一品源獸的鮮血為引,刻畫在人身,可借助源獸血脈中的兇氣開脈。”

“不過此法有些兇險,源獸鮮血中蘊含著兇煞之氣,若是意志不堅定者,則會被兇煞沖散靈智。”

簡單來說,就是會變成癡呆。

此言一出,周擎與秦玉面色都是微變。

周元倒是眼中掠過一抹驚喜之色,因為他對自身的意志極為的有自信,畢竟連怨龍毒他都熬了下來,沒理由會怕一些一品源獸的兇煞之氣。

“夭夭姐,就用這個“三十六獸開脈紋”!”周元毫不猶豫的道。

秦玉還想說什么,周元沖著她一笑,道:“母后,放心吧,我不會有事的。”

秦玉聞言,也就不好多說什么,只能輕輕點頭。

“既然你有這個決心,那父王也不阻攔,我這就找人將三十六只一品源獸的鮮血找齊。”周擎點了點頭,緩緩的道。

周元表現出來的決心,也是讓得他很是欣慰。

畢竟修煉一道艱難,若是沒有大勇氣大魄力的話,怕是很難走遠的。

夭夭搖了搖頭,輕聲道:“那三十六只一品源獸的鮮血,還是讓他自己去湊齊吧,現在的他太缺乏實戰,戰斗意識也是不強,若是不鍛煉一下,以后就只會是一個空有力量的莽夫。”

周元一怔,旋即眼中若有所思,夭夭說的沒錯,他經歷的戰斗實在太少,戰斗意識也是有些弱,這也導致他最近在修煉龍碑手時,遲遲沒有多少的進展,那龍碑手第二重,始終無法修成。

如果這樣下去,就算他實力能夠提升上來,但萬一遇見了生死搏殺,很有可能會陰溝里翻船。

想到此處,周元看向周擎,道:“父王,未來的一段時間,我就去黑林山脈吧。”

黑林山脈,正是臨近大周城的一座巍峨山脈,其中源獸無數,相當的兇險,在那里,想要生存下來,搏殺是必不可少。

周擎沉吟了一下,最終緩緩點頭,道:“你有這個想法,的確是好的,不經歷一些搏殺,總歸是顯得稚嫩。”

“不過你去可以,但我會讓陸鐵山帶點人跟著你,你放心,他們不會插手你的任何事,只是為了安全。”

陸鐵山,乃是大周王宮的禁軍統領,乃是天關境的強者,深受周擎的信任。

周元瞧得周擎的神色,知曉他不會讓步,所以也就點點頭。

第二日。

一大早,當周元與夭夭來到宮門處時,一道身軀黝黑,壯實如鐵塔般的身影便是迎了上來。

“殿下!”

只見得來人面色冷肅得猶如一塊冰一般,周身升騰著淡淡的鐵血氣息,顯然是歷經沙場之輩,正是大周王宮的禁軍統領,陸鐵山。

“麻煩陸統領了,走吧。”

周元沖著他微微點頭,也不拖沓,直接說道。

陸鐵山點點頭,一揮手,便是有著十道身影矯健的掠來,最后簇擁著周元自宮門而出,匯入人流,迅速的消失不見。

黑林山脈,位于大周城數十里外,由于山脈縱橫,其中有著無數源獸以及各種天材地寶,故而這黑林山脈也算是大周城周圍的人氣之地。

眾多源師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,都是想要在這危機四伏的山脈中撈得一分機緣,試試能否改變自身命運,從此成為那人上之人。

在進山之處,有著諸多源師尋求隊伍或者伙伴,不過周元一行人卻是并未停留,直接是進了山脈,畢竟有著陸鐵山這位天關境的強者在,只要不遇見三品源獸,基本都毫無大礙。

周元等人在深入了山脈約莫五十多里的地方停了下來,這里算是黑林山脈的外層,所遇見的源獸,也絕大部分都是一品層次。

在一處凹陷的溪谷處,隨意的搭建了兩座帳篷,然后陸鐵山便是帶著人遠遠的退去,將這里留給了周元與夭夭。

隨著陸鐵山等人的離去,周元也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氣,他望著那幽黑的森林,嗅著那空氣間隱隱間彌漫的血腥味道,手掌也是緩緩的握上了插在腰間的天元筆。

他知道,接下來的這段時間,他都要在這里苦修了,希望在這里,他能夠打通第五脈。

齊王府。

“周元去了黑林山脈?”房間中,齊岳面色陰冷,望著身前一名中年男子,緩緩的道。

“是,而且是由陸鐵山帶人親自護送,應該是要在黑林山脈中歷練。”中年男子眼目深陷,皮膚暗黃,宛如巖石一般。

此人正是齊王府的管家,齊陵。

齊岳聞言,不由得冷笑一聲,眼中寒芒閃爍,自言自語道:“若是你一直待在城里,我還真拿你沒辦法,結果你卻自己跑去了黑林山脈,可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“二公子要對他動手?”齊陵眉頭皺了皺,道:“若是被發現,恐怕會引起皇室的反擊。”

齊岳淡笑道:“所以要有一個周密的計劃,而且我也不想弄死他,搞個半死不活出口氣就行。”

他想了想,語氣淡漠的道:“去尋兩個人來,來一出夜盜齊王府的戲,之后你率人追殺,將其追進黑林山脈周元所在的區域,那時候你找機會拖住陸鐵山,其余的事,就交給他們去做。”

“到時候出了什么事,也是那兩個家伙做的,跟我們無關,畢竟我們齊王府也損失了東西,之后你第一時間滅口,誰也說不了什么。”

齊陵一怔,旋即笑道:“倒是個不錯的方法。”

齊岳冷笑一聲,從懷中取出了一枚玉簡,玉簡之上,隱有光芒浮現,仿佛銘刻著古老的文字:“不過做戲要做全,為了減少懷疑,你將此物交給那兩個做事的人。”

齊陵接過,看了一眼,面色頓時一變,道:“玄芒術?我們齊王府最頂尖的源術之一,可是王爺從大武那邊得來的。”

“我先前去從寶庫中取出來的,正是因為它重要,才更為的合適,到時候待得那兩人完成任務,你就可協助陸鐵山將他們斬殺,到時候再將它取回來。”

“如此一來,也算是有一些交代,畢竟我們齊王府連此等寶貝都差點遺失,諒他皇室也沒話說,只能啞巴吃黃蓮,有苦說不出。”

齊岳聲音陰冷,那狠毒的計謀,讓得齊陵都是忍不住的點了點頭。

“好,二公子想得周到!”齊陵裂嘴獰笑起來,跟隨著齊王,他們顯然早已不將大周皇室看在眼中,即便眼下要對周元下手,也是毫不忌憚。

齊岳笑了笑,抬起頭來,目光看向黑林山脈所在的方向,眼中陰毒。

“周元,你讓我在大周府落了面子,那我這次,就要你半條命!”

“跟我斗,你還太嫩了!”


本站網址:http://www.mhdzko.tw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